正文_第一章 富贵险中求 - 贴身保镖

正文_第一章 富贵险中求

“白老头,吃饭了!” 王阳把最后一盘菜随手甩在破旧得缺了一角的木桌上,拿起饭碗就开始吃了起来,也不管人到没到齐。 “你这混小子,不尊师长!不要叫我师傅!”白老头飞身从两米高的屋檐上落了下来,稳稳落地之后拍了拍身上的灰,“屋顶上的瓦破了,你也不补补,还要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出马!啧啧啧……世风日下喔!” 风烛残年? 王阳斜眼看了白老头一眼,除了那一头白发白胡须看着是那么点老年人的样子,他手劲至少在八百斤以上,胸前的腹肌坚实得比跟石块似的,这叫风烛残年,那世界上的年轻人,都是弱鸡了! 看王阳不理自己,白老头随意地拿布擦了擦手,走到桌边一看,立马就皱起了眉头。 “这都什么啊?一碟泡菜,一盘土豆丝,一碗汤,还就四五根菜叶!你这小子……一点荤腥不沾,是想饿死老头子我啊!” “你一天就给我五块钱,还要包三餐!这土豆还是我从村头二丫家后地里挖出来的,你爱吃不吃!” “你小子,意思是我穷了?”白老头气得直吹胡子,“要不是你不肯接任务,我们至于一天生活费就五块钱,这么抠抠搜搜的吗?” “你还有脸给我提任务?” 王阳是气得脸色幽青,“上次你让我去南非,说好了是去偷枚天心钻石回来,我们后半辈子就有着落了,结果呢?一个团的雇佣兵匪,全副武装,差点灭了我!还有上上次……” 王阳越说越是愤怒,每次任务他都是九死一生,但是酬劳也就两三百一次,妈个弱鸡,真当他是孤儿,好欺负啊! “好好好,以前都是我错。但是这次……绝对保证没有风险!” 白老头信誓旦旦地说道,王阳干脆地甩了他一个白眼,将土豆丝全倒进了自己碗里,端着碗就到堂门口蹲下开吃。 “你这小子,竟然敢吃独食!” 白老头双眼一瞪,拿起筷子,一个雁落堂前飞身而出,筷子就朝着王阳的后脑勺直接杀去,王阳头也不回,脑袋微微往右一偏,右手顺势一挡,将白老头的筷子硬生生给挡了下来。 “再来!” 白老头低喝一声,将筷子往回一收,作势再要往前一杀,王阳猛然一跃,迈步狂冲踏上前方一块石头,身躯往前奔射十米,在半空中身形更是诡异地一转,正面对向杀来的白老头,右手筷子往手心一握,握手成拳往前一挡。 砰砰砰! 只见白老头手上的筷子狠狠往王阳的拳头上一夹,用力之下,已经明显看得到王阳拳头上的肉都在往下凹,用力之大,就连王阳的脸色也微微惨白起来。白老头手上的筷子嘶嘶的声音不停响起,不过三秒而已,筷子瞬间裂开…… 白老头冷笑一声,化拳为掌,一把轰在了王阳的拳头上,王阳闷哼一声,身形狼狈地倒退了数步,白老头却抓住机会,右脚猛地一个踏地,身躯犹如压缩到极致的弹簧,往前弹射,人影瞬间闪过了王阳的身边。 “嘿嘿!师傅难道没有教过你,吃独食,可是不对的哟!” 白老头笑着一翘二郎腿,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洗衣石板上,而王阳的饭碗还有筷子,全都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上。 又输了! 王阳狠狠地一锤拳,白老头养了他十五年,教了他十五年的武功,都说青出于蓝胜于蓝,但是什么时候能胜过白老头,他还真的不知道。他只知道,每次白老头跟自己对手的时候,都没有用全力,而且每次他觉得自己的功夫眼看着就提升了,但是事实上,依然打不过白老头。 “行了,这些年你历练得也算是沉稳了,这次我给你接了个任务,你放心,只要你做好了,这辈子绝对不愁吃喝,也不用跟着老头子在这穷乡僻壤混了。” 白老头不客气地将王阳碗里的饭菜一扫而光,还狠狠地打了饱嗝。 王阳眉头一皱,这老头竟然也不想着给他留点,“你少唬弄我了,每次接任务的时候,你都是这么说的。” “这次绝对是真的,我用我的姓氏起誓!” “得了吧你,谁知道你是不是姓白呢?” 王阳白了白老头一眼,摆明了不相信他,他这么一说,白老头的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,接着他一狠心,咬咬牙说道,“好!只要你愿意接下任务,我每天给你一百,不!两百的生活费,不算在任务奖金里面,怎么样?” “一天两百?” 王阳瞬间就瞪大了眼睛,这个死老头,什么时候变这么阔气了?这么算下来,一个月那就是六千啊!!“不对!你给我这么高的报酬,任务是不是很危险?” “富贵险中求,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,你就说你接还是不接吧?” 白老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王阳想了又想,最后一咬牙说道,“好!我接!” 虽然知道这次的任务很有可能会很危险,但是就连任务的生活费都给得这么高,那任务奖金必然少不了,到时候有了钱,他才不要陪白老头天天在这山疙瘩里吃泡菜呢! “行,那你就准备出发吧。去绵山市,风行集团,找一个叫穆之鸣的人,他会告诉你之后的行动内容。”白老头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,“不过你可要保证,接了任务,就不能轻易退出,否则……你要倒赔我一个月六千的生活费,连赔三年!” “这么狠?!” 王阳声音都飙高了几分,他攒了这么多年的钱,加起来也总共不到三千块,这老家伙索赔下手竟然这么狠?“臭老头,你放心,我是不会给你坑我钱的机会的。” “那就好。” 白老头嘿嘿一笑,眼神里面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奸诈,只不过王阳完全没有察觉到而已。最终,在白老头以利相诱之下,王阳怀揣着白老头给的一万二,踏上了南下的火车,不远万里的赶到了绵山市。